Tuesday, January 5, 2016

警察局

来到Sarawak准准一个月里跑了警察局两趟,就连那边执勤夜班的女警官都认识我了,一看到我的脸就直接问我:Dr Lew, hari  ni apa pasal lagi? 是这边的人太过善良到我真的一点防备心都没有?所以还珠格格的那句话还是对的: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

虽然我的家与警察局互相对望了几十年,但是过去27年以来,我在西马真的是从来没有进去过警察局报案过(除了一次跟爸爸一起去报案关于车辆保险的事情)。很多时候我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通知家里人,甚至是我爱的人,我的人就是这幅德性,过于独立自主,自己可以想办法解决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开口求人,甚至是到了已经要打官司的地步,我才会开口跟爸爸讲一声。(假设性)

在Venezuela关于passport visa过境的事情我都可以独自一人解决了,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难得倒我? 就像在医院也是这样子,我的patients我自己会搞掂,跟Sasi的性格很相似!

跑了两趟警察局,我也因此认识了这里的一个印度警长,还有他的私人号码,叫我有什么事情可以第一时间通知他,哈哈,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安全感了!(女人最欠缺的feeling)

由于经常一个人在外旅游,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危险意识很好的人,所以对于安全感这种感觉,自从出国念书后就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了,即使是在父母身边,还是躲在刘府里都好 ,反正到哪里我都会顾好我自己。

Wednesday, December 30, 2015

我无法预测未来,就像我无法预知今晚的梦境会是什么?
 昨晚的梦太过真实了:我的车子在一个右拐弯后突然刹车失灵,然后前面一道闪光灯照过,我一睁开眼睛就发现漆黑一片,手脚瘫痪,我是真的车祸了吗?我还活着吗?怎么都没有痛?人死后就是这种感觉吗?不知所措。一个翻身才发现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呼吸时急促的。

 今天急诊部门当红的新闻就是那个surgical MO在round的时候今早突然间collapsed,然后CTbrain显示脑出血,而且是pontine bleed,prognosis很不好的一种诊断。然后中午看到外科,麻醉科,急诊的Boss全部在忙着急救。Elective intubation其实是很困难的选择,要是我知道我下一秒钟也许就醒不过来了,我还会有那股勇气去让别人帮我插管吗?

她跟我同龄,只是辈分上我应该叫她senior。年纪轻轻就这样突然间倒下来了。听说是AVM,我还记得以前的一个美国留学生也是脑袋存有一颗计时炸弹,没动手术还行,一进手术室就永远都出不来了。如果我只剩下3天的时间,我还会像现在这样浑浑噩噩的过生活吗?我还会天天在想着如果省下每一分钱去做我想做的事情,走我想走的路,吃我想吃的东西吗?到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了,我预测我的最后一秒钟会是跟着我心爱的人慢慢渡过,然后把我的回忆传给我的下一代,好让大家惦记着我。

昨晚突然看到了以前在印度读书时期,每逢母情节都会自制video然后youtube share回家给妈妈。如今,我偶尔还是会想起妈妈?有一种画面已经在梦境里出现过n次了:
爸爸跟阿姨一如往常的在店铺里打理生意,然后我回家看到妈妈在厨房后庭,我一直觉得妈妈还活着,可是爸爸却有了阿姨。妈妈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伤心流泪,也许她知道她有一天一定会先离开我们,倒不如成全爸爸的幸福。回忆起小时候,我之所以会唸医学系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妈妈。如果我

昨天在门诊部看见一对很恩爱的夫妻,年纪半百依旧彼此互相扶持。病人是老爷爷,但是他却让位给老奶奶坐,因为老奶奶关节炎。老爷爷听觉弱,所以老奶奶就取代他成为他的助听器,两人缺一不可。白发苍苍的两老虽然之间谈不上什么爱情,但是岁月真的证明了一切。所以两人可以一起慢慢变老是件幸福的事。

没有完成一本书是我这一生中的其中一个遗憾!
没有

Sunday, December 20, 2015

PMS? (Premenstrual Syndrome)

明天就是冬至了,昨晚就早早庆祝了,趁大家都还在家里off day的时候,我就买了汤圆和一些白糖,然后煮给大家吃,当作是提早过冬。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我也习惯了每一次不是提早,就是延期庆祝节日, 医生的生活就是如此,别人平安夜在吃着火鸡大餐自己却得空着肚子oncall。然后他们洗一个碗都要把整间厨房弄湿到好像水灾酱,我干脆叫他们放着碗碟隔天我自己洗,真是进不了厨房的男子汉!
 
已经到了三毛都救不了我的一种低潮期了。一直觉得自己在虚度光阴,这是我一直以来最害怕的事情。也许是过去两年的Housemanship生活太过多姿多彩了,除了浑浑噩噩的工作时间外,offday就会Plan去马六甲/回家/上KL,然后一结束两年医院实习的日子就马上展开了我的Borneo, Japan, Spain, Central & SouthAmerica背包旅行,当然在旅途中我也从来不会浪费时间,时不时看书看风景写笔记。一回到马来西亚后,我又马不停蹄的跑医院银行三间家弄一大堆文件的东西,然后Kahang阿良叔叔家house warming后,当天farewell就飞来这里工作了。我应该好好坐下来记录我的游记,但是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三个星期过去了似乎没有progression,然后加上圣诞节要到了,某些回忆是无法磨灭去的。电脑播着Nat King Cole的老歌" White christmas",想起以前读书的日子,至少人生的目标是考试与书本。现在在紧急部门虽然天天都有不同的事情发生,但还是觉得少了什么。今天是工作了9天后的off day,虽然过得很充实:早上跟Shawn去晨跑,吃了一顿早餐(roti canai),然后中午去了Jasmine家参加圣诞节的聚会,ED老板也有过来。然后晚上吃了鸡扒饭后就跟Shawn逛街,逛来逛去还不是那几间shops,但是至少还不至于闷到没得shopping。

我这一生中活了就快要28个年头了,很少会叹气说我自己闷。今天是第几次?所以啊,人生一定要有一个目标,然后一直往着目标前进。南美洲梦是我27岁前的终极目标,如今完成了心里顿时间感觉少了什么,是理想还是抱负?或者是包袱?我记得几年前我也是有过一次这种感觉,心情没有理由的掉落到谷底,最后怎样好起来我自己也忘记了。还是当Houseman好,虽然工作时间长,但是至少我觉得这两年我过得很充实,完全没有浪费时间。OFF day也分配到刚刚好,给自己,给爱人,给家人。

另外又要烦自己的宾士A级跑车几时才会运到Miri家,已经stucked在古晋很多天了,然后又完全没有消息,我担心别人会对她动手脚,唉。看到室友他们个个下个星期四就放假到星期日弄到我很嫉妒,为什么我会stucked在紧急部门,害到我平安夜,圣诞节,1月1号新年都要工作。如果我有4天假期我就可以开车去Gua Niah/Bintulu找Simon了。其实Miri还有好多地方没有explore,光光是cafe就很多了,但是要找到ngam key的人才对。以前还会一个人去喝咖啡,现在却觉得那是一件很浪费金钱的事,一个人自己爽我不如省起来呆在家上网看《谷阿莫》看《三毛》。以前觉得一个人看电影是件很浪漫很舒服很享受的事现在觉得没什么了,也许是一个人生活久了,看电影喝咖啡逛街吃宵夜还是需要有个人陪!(walao,这句话从我口中说出来天真的都会塌下来了。)

12月31号,一年又过去了。我对31号真的是很敏感。


Anyway, Merry Christmas to all, have a properous year ahead!

Friday, December 18, 2015

爱恨交错的沿海城市-美里


美里这个沿海城市,细雨绵绵一天至少下超过8次,是因为12月雨季的关系还是因为这里靠近Philippine所谓的岛屿气候?然后,应该便宜的东西很贵,该贵的东西却又很便宜。虽然都是在马来西亚,这里买西马食品就像买进口货一样,价钱涨一倍:
平时8毛半的Gardenia单件面包这里叫价Rm1.85,Tehxi加冰不加冰相差9毛钱,Nutella &Ladychoice一样价钱。半kilo看起来并不是很好吃的巧克力蛋糕要Rm65++块我跟Shawn直接瞠目结舌“har!!!!?”很 大声,柜台小姐不以为然的觉得我们一定是第一次买蛋糕不知道市场价。一碗虾面小的要Rm25块起,大碗要Rm50,Penang一碗炒棵条Rm9块我已经 嫌贵了。眼镜frame+lenses才Rm15,吃一碗虾面我可以配2副眼镜了(所以我真的去配了一副红色框眼镜,农历新年将至ang ang吉祥嘛!)。
 
西餐店Carbonara spaghetti便宜的有Rm6.8,小贩中心的经济西餐羊扒Rm15.9,但也有冷掉的炒饭要4块+2毛钱的sambal (这个都要算钱?!)华人餐馆的白开水1块,马来 餐馆的air suam是free的,虽然同样都是水。该贵的evian矿泉水却没有贵!医院cafe有Rm1.25的Nasi Lemak,也有Rm9.9的Nasi Lemak虽然同样都是nasi lemak一个有冷气一个没有冷气,像我们所说的同人不同命,现在就连水跟饭都要认命了。还有讲经济却不经济的经济饭,西马所称的杂菜饭要价 Rm5.3++。
 
在西马处处就可以闻到的maggi goreng在这里找了19天似乎没有mamak档有卖,但却很巧地被William在一个华人坟场对面的马来kampung找到后打包午餐回家给我,马 来西亚怎么可以没有maggigoreng笑死人!还有那个饮水贩卖机找了整个城市,从老街到热闹的酒吧街,只发现2架。Roti canai也是。很多只在西马KLCC Isetan& coldstorage才能找到的进口巧克力,起司饼干&海盐薯片在这里的mini market就找得到了!
很多本地人&中国人开的supermarket所以弄到整个市场价钱不一etc..每天我跟几个室友出门就像aunty这样逛市场比较价钱,同样 的chipsmore老大第一天在酒店楼下24小时便利店买Rm5.5, 第二天我在qiant霸级市场买Rm4.2,第三天在econsave看到Rm3.9;就连买一个6L的矿泉水都要大老远开车往汶莱方向开去 econsave买,因为贪小便宜。(其实也没有“小”,6块跟9块差很多咧!)在医院已经记很多药名dosage,现在连买个HL牛奶yogurt鸡蛋 白糖酱油面包食品都要记价钱,偶尔觉得很累很烦,却很有趣!
 


所以我现在天天都在吃进口食品,反正made in Taiwan& made in Malaysia都是要交入口税。我喝着阿萨姆奶茶,啃着Rittersport巧克力,nutella都可以拿来泡水喝了!既来之,则安之。4个月前来 过Miri一趟,当初是因为大海,因为mulu park所以怎样都坚持要来Miri,现在对这个城市又爱又恨,有时候看着空荡荡的皮包却是哭笑不得。

小小一个沿海城市竟然有3间Starbucks, GSC,就连TGV都有,算是高消费城市。两年前在自己的hometown工作吃好住好,现在终于知道“月光族”究竟是什么感受了。反正冬至,平安夜,圣 诞节,1月1号都在工作,所以皮包可以逃过一劫。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15

Forgotten

暮然回首,再度发现了这个部落格的存在,现今时代还有多少人天天晚上写日记嘛?我就是其中之一,只在临睡前看《三毛》。距离上一篇entry足足有两年的时间了,光阴似剑(箭?),两年前刚毕业踏入社会工作,如今已经在社会立足两年了,但是天天都还是全新的挑战。生活就是得这样过得充实才叫人生,可是我却没有留时间给我心爱的人。目前人身在美里,婆罗洲一个沿海城市,曾经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在喜欢的地方做着喜欢的事,如今却后悔了,曾几何时我会念家?出外背包旅行2个多月却丝毫不肯回家,怎么才过来东马Sarawak两个礼拜就想家了。我很少会抱怨,更加少见我会向别人倾述苦衷,往往我都是哑子吃黄连,有苦自己知。分明就是嘛,你的事情没有人有义务去为你操劳担心,这就是我。无论生活是多么的艰辛,咬牙齿熬一下就过去了!

我的梦想就是在我35岁以前游玩至少35个国家,虽然我的第50个国家-玟莱就在距离我所在处不到50里的交界处,却丝毫没有想去探索的冲动,也许是知道自己将会被困在这的地方很久(实际详情是多久我也不知道,肯定超过一年),所以很多想吃的,想看的,想走的,都还没有做。就连南中国海都还没有踏到,虽然在山上吃晚餐看夕阳就可以看见平静的海岸线了。生活一直围绕在医院-宿舍来回之间,加上三餐,电影,咖啡。美里市区小,但肯定比我的kampung大,随便一个转身就可以碰见同事。上个礼拜天早晨像aunty一般去了早市买鸡蛋买糕点,避雨时这么巧碰见了Jasmine跟一个同事,Jane,人长得很像张艾嘉的Jane是Mirian, and still very proud of Mirian,目前在马大医学院念着master in Emergency。Jasmine像老大姐般的跟我分享了好多2年前她初到Miri的感受与遭遇,这个地方乡镇人情味重,虽然生活费不低!都是玟莱人害的,搞到这里每逢周末就一定会塞满B字头的名车,就像马六甲人讨厌新加坡S字头的车一样。

原本以为2年艰苦的Housemanship后生活从此轻松快乐无烦恼,结果生活压力反而更重大。我怎么都没有想过自己还会接生baby,而且还当起pharmacist来了。人家西马的MO都是在医院翘脚赚钱,什么东西都不用做,丢给Houseman去做的大老板。我在东马什么都自己来,还嫌护士做得太慢了,干脆由我自己来做快一些。但是值得欣慰的是这里的病人的却很好,没有什么complaint,不想西马的病人,半夜来医院“骗”药,而且还是一家大小统统带过来。这里是真的很ill了才会大老远租车过来治病。其实我也没有在埋怨什么,医生救人本来就是我的责任,如果什么都不做那真的是白费了我5年读出来的心血了。

半夜3点37分,是时候去睡觉了。我希望我不会半途而废,我是说写部落格。还有我的游记,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旅程。

Wednesday, July 17, 2013

新的章节


(学生时代的样子就是这种,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天塌下来了可以用手支撑,易如反掌的乳臭未干孩子样。)

就在我出国之前,有预感会收到工作通知书。
刚刚才从狮城回来,明天当一天的孝子(孝顺本来就是我的责任),星期五早晨就抵达澳门了。爸爸的“飞机原则”还是一样没有改变,象他这么居安思危的人已经很少了。我以为他久久没有提起过以为他忘了,那天当他知道我与哥哥是搭同一班航线出门的时候脸色就马上变了。

终于都在狮城跟Ding2 & WL碰面了。Ding2真的是很38咯!他讲他在Raffles clinic里头做MO月薪还可以(SGD10000 ~ RM25000++)我们两个初生之犊直接是wow! 我以后也是计划好好要去Perth然后定居那里。Wai Leong高个子,皮肤黝黑,低沉的嗓音,笑起来有几番Shazmin的感觉。

Blogspot上一次好像有问题,然后一搁就是半年接近一年了,我之前答应自己的70天流浪日记也还没开始写,我知道记忆会不断的被更新,若干年后,还剩下多少。

《鲁滨逊漂流记》看了几个月也终算翻到最后几页了。
三毛的书究竟还会激起我的多少次的出走?

这次是最后一次了,我的梦靥,浑浑噩噩的医院日子就快要开始了。
这一次留下来是为了我的家人,其实我有考虑过槟岛,我不喜欢千遍一律的生活,就像那些大城市里在四四方方块的格子里打工的上班族,小时候不曾见过不见怪,长大以后才真正相信真的有这样的人们一辈子就被困在自己的框框里头打滚,出不来,也进不去。

太过安逸的生活有觉得闷。我觉得,一定要有一些什么嗜好可以拴得住我,不然我不觉得我可以一辈子酱紫工作下去。喜欢Zumba dance的现在念着phD;喜欢潜水的都在靠海城市;喜欢clubbing的都去了首都;粘家的都每天家里医院两地跑,大家除了医院生活之外,生活还是一样多姿多彩!我呢?我本身除了吃以外,可以满足我的大概就是flora& fauna了吧!潜水?要不就去斗湖吧,我的超级好朋友都来自东马,东马人比较纯朴,比较友善。

Kevin刚满一年HOship,他想要出走了。

Lyon& Michelle打赌我做工耐不到9个月就辞职不干了,KC屈指一算6个月赌注,Kevin怎么都觉得象我这种娇生惯养的人做不了1个月。怎么大家都如此看不好我?

但是我是那种你越看低我我就偏要唱反调的人。2年很快就熬过去的。爸爸今天吃晚饭的时候送了我一句名言: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我会一直秉持这个原则。

Sunday, September 30, 2012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
Hei wake up, wake up!

Now I only realise the moon actually affected all of our daily activities, and it's theoretically proven.
I really enjoy the moment spend with my beloved one, especially my family members.

Mid autumn festival = fulled moon= reunion.

And I'm officially shifted to Klebang 8, which I start a brand new life tomorrow, the first day of October.
When my little cousin first visit my place, she asked :" Gor2, why are u staying in hotel?" Haha, I'm so thankful to be one of the resident here at Klebang 8. It's comfortable and peaceful~

Hope everyone has a great month ahead.
Good nitezzzz peep.